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老夫少妻】(年轻的貌美人妻- 阿珍)(48)作者:baxx1979
【老夫少妻】(年轻的貌美人妻- 阿珍)(48)作者:baxx1979
 字数:59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8】
 
  阿珍回到家,家里空无一人,她打开衣柜发现老徐头的衣服都没剩下几件, 於是很奇怪,打了老徐头的电话,电话那头的老徐头说话断断续续,大致意思是 因为工作的关系,这段时间需要在公司留宿。
 
  阿珍没有戒心,之前老徐头也试过这样,但阿珍就没有想到,一个星期过去 了,老徐头根本就没有打算回家的念头,而根本就没有夫妻之爱的阿珍也就随性 应付,每天上下班也自在其乐。至於老乞丐,伤得不轻,也算痊愈了大半,但给 送去养老院,阿珍为了避嫌,尽量少去。
 
  这一天,天气灰蒙蒙的下着小雨,一个打伞的年轻女性走在街头,婀娜多姿 的体态吸引着很多男人,纷纷转头看着这个女人的屁股及玲珑踢咯的背影,这就 是阿珍,今天下班比较晚,她去到餐厅打包了个餐,然后走回家。
 
  在回家的路边,一个胖女人对一个男人大声咒骂吸引了她,应该说,这个男 人的背影吸引了阿珍,因为阿珍平时就不是多事的人,但这个背影蛮熟悉,她看 到,这不就是傻国的父亲,傻狗么?
 
  他怎么在这里?怎么回事?几个问题盘旋在阿珍头上。她走了过去,通过那 个胖女人的咒骂才知道,这个傻狗在这个胖女人经营的水果店打工搬运,但不小 心将整箱子苹果到了,胖女人不给工钱,还咒骂傻狗。
 
  这个傻狗,丑是丑,但心地不差,一时间也不知所措,就任由胖女人臭骂, 胖女人骂得起劲了一巴掌甩在傻狗的脸上,一个红印清晰可见,这下给阿珍善良 的内心一阵心酸,但她无法出头,紧紧握住手中的食物,泡沫袋子也给握出手印 来。
 
  由於这个胖女人实在不讲道理,途径的人都纷纷劝解,也就不了了之,加上 一阵大雨而下,说散就散,一时间路上剩下一个站在马路上低着头浑身髒兮兮的 老头,后面,一个打着伞,穿着白色连身运动裙的少妇。
 
  看着前面这个男人,曾经拥有过自己身体的男人,阿珍一时间心酸,左右环 顾了下,路人都避雨而去,她快走了两步,将雨伞分给了傻狗,这个举动让傻狗 吓了一跳,定睛一看,这不是阿珍么?
 
  两个身份极其悬殊的人,一个冒昧少妇,一个邋遢搬运,就这样一时间无法 言语,这时候,一个阿婶从后面经过,她看到阿珍顿时热情打招呼,而同时看到 了傻狗,顿时一脸怀疑的眼神。阿珍一下子有点慌,但很快的大声说:「你上次 搬我家那个柜子,根本就放不好,现在柜子斜了一半,我不管!我不给钱的,你 快去帮我搬好!」
 
  这一下,阿婶明白了,插了一句:「就是,搬不好,还给什么钱,快去搬好, 不然我们都不请你」
 
  傻狗不是傻到这个地步,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裂口一笑,满口的黄牙 烟沚让阿婶恶心,但看在阿珍眼里却是另一番心酸。
 
  就差用拉的了,阿珍看着傻狗脸上那个手印,就带傻狗到了楼下,她看着傻 狗,心柔的问:「到了,你,你上去吗?」傻狗:「我……我……」阿珍以为他 在害怕:「没事,我男人不在,你,你上来吧」
 
  阿珍的新居住在三楼,走在前头,紧绷的屁股小巧丰满,跟在后面的傻狗看 傻了,直勾勾的盯着,吞了好几口口水,政府提供的房子都很新,灯光很充足, 透着灯光从后面看到阿珍一件白色的内衣。
 
  阿珍很喜欢穿白色的乳罩,跟她内心清纯无邪念的心态很符合,但她此刻内 心砰砰砰在跳,她第一次这样明目张胆带陌生的男人回家,明知道老徐头不在, 但她这样的确很紧张,这一个星期来,她都很寂寞,阿琳失了踪,老徐头不在家, 老乞丐去了养老院,她几乎就没有倾诉的对像。
 
  阿珍看下隔壁紧闭的大门,送了口气,她紧张的打开了房门,让傻狗进来, 傻狗进来后打量了这个房子,一阵阿珍体香在房间内,两个居室,客厅一张沙发 上面几本杂志,阿珍进去厨房,从厨房探头看了看傻狗,这时候露出角谌的眼神: 「饿不饿?我煮面给你吃?」
 
  傻国顿时感到一阵温馨,但他还是傻,回复了一句:「哪个,哪个柜子?我 帮你扶好……」扑哧一声,阿珍感到好笑回头瞄了一眼:「讨厌,你还真傻呀, 要不是我这么说,你该怎么办?」
 
  傻狗还是不太清楚,只能傻站着一阵傻笑。对於他来说,这辈子也是第一次 进入到如此整齐的房子,虽然不豪华,但已经是天堂级别,搞得他不知所措。 
  洗完手的阿珍听到半响没动静,也觉得奇怪,探头一看傻狗,静静的站在大 厅中间,迷茫的眼神犹如进入一个皇宫一样的神态,阿珍顿时更加的心酸起来, 她说:「来,坐吧……」
 
  傻狗看到那张白色的沙发,他怕弄髒了沙发,扭着衣角诺诺的说:「没,没 事,站着好,站着好」这根本跟之前对待阿珍是判若两人,在阿珍的角度是一阵 心酸一阵心疼。
 
  她过去,轻轻拉住傻狗的手,双眼有点通红,声音非常轻柔:「来,坐,没 事……」
 
  一阵寒暄,阿珍才知道,原来傻狗的主要工作来源,以及他的一点身世,特 别是说到自从第一次跟傻国母亲做爱后,50多年来都是一个人过日子,阿珍忍 不住的哽咽了起来,她是一个非常容易心酸的少妇。
 
  聊天并不久,规规矩矩的坐着,傻狗甚至连杯子都不敢碰,怕弄髒,看着芬 香吐气的阿珍,他怎么也不相信,就在一个星期前,他竟然跟她做爱,而且是赤 裸裸的做爱,这是被她搞过的女神,此刻的她是如此的美丽,犹如仙女一样,他 想碰她的心思完全不敢表露出来。
 
  一问一答后,傻狗面对这个环境,也将身体慢慢的靠在沙发的靠背上,看着 心酸的阿珍,反而安慰她:「没事,没事,习惯了……」
 
  阿珍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扑入他的怀内,梨花带泪的抽泣着,傻狗一下子 也冲动起来,反手抱住这个如花似玉的女神,这个曾经被自己插入体内的女神。 
  傻狗的手按在阿珍的背上,看着光滑的背,傻狗一手情不自禁的深入阿珍的 衣服下方,阿珍也在这一瞬间得到了安慰,这一个礼拜,她是在太寂寞了,一阵 燥热在她内心中升腾,虽然她一早就有准备,当她决定带他上来的时候,她内心 已经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不停的压抑中。
 
  她没有反抗,她温柔的乖乖的趴在老狗的怀中,男人出汗后的味道强烈熏着 阿珍,若是平常她早就扭头一边去了,现在的她没有抗拒,反而是一阵催情,她 喃喃的伸出玉手,塔在老狗的腰间,她害羞的这样抱着,她感觉老狗的手已经深 入她后面的衣服内。
 
  老狗看阿珍没有表示反抗,他这才知道阿珍的想法,现在发展的无需阿珍引 导了,他需要这个年轻自己五十多岁的少妇,自从阿珍走了之后,他每天最开心 的事情就是撸着阿珍的那件内衣。
 
  他摸到阿珍光滑的背部,用他粗糙的手摸着阿珍,而阿珍一下子也控制不了 自己,她需要释放,对她这个年纪来说,她需要被爱,而那天对自己施虐的老狗, 阿珍此刻也不需要再害羞什么,毕竟在这个房间内,除了潮湿的空气,外面稀稀 拉拉的雨点声音,就是他们两个所需要的。
 
  阿珍没有开灯,外面路灯照射进来,透过窗帘更加营造一种气氛,阿珍坐了 起来,她分开大腿就这样坐在老狗身上,然后柔情似水的将自己的衣服拉了上来, 半月形的乳房丰满的承托在那件白色的乳罩上。
 
  阿珍的头发随着衣服领子而散开来,她没有正视老狗,不想也知道这个男人 正在发呆,她随即单手摸到后面的乳罩扣,一手解开来,一下子两个白色丰满的 乳房展现在老狗眼前,两个粉红色凹进去的乳头犹如害羞的花朵,躲避着老狗的 眼神。
 
  老狗不再客气,无需客气,他吼的喉咙发出低吼,咬住了阿珍的乳头,搞得 阿珍发嗯哼的一声并低着头,看着在啃自己乳头的老狗,她一下子终於得到安慰, 她双手从老狗的后脑抱住,紧紧的抱住,她配合的扭动自己线条纤细的腰肢,将 自己的乳头一口口送给喷着浓烈口气的老狗口中。
 
  老狗年纪大,牙齿松,所以咬住看起来很猛,但咬下去一点也不疼,反而牙 齿抠住阿珍的乳头,很快粉红色凹下去的乳头慢慢充血变红然后站立了起来,丰 满的乳房一下子两个乳头犹如给主人征服了一下,昂首让老狗添。
 
  老狗不停的舔,对他来说,这不费劲,阿珍跨在他身上,还配合将乳头送上 口来,对於一个老年人的性爱是多么的欢愉。老狗将自己的口水使劲的喷在阿珍 白皙的乳房上,舌头的舌苔不断的在阿珍的乳房上打圈,他恨不得将这两个美丽 的面团吞下去,他咬住乳头,往外一拉,松口,看着乳头弹回去,而上面的阿珍 因此发出一阵娇儿的娇喘声。
 
  他觉得有必要花点花样,双手从身下往上捏住阿珍的两个乳头,捏住,然后 用力往外一扯,在阿珍还没有叫出来的时候,再用拇指将乳房按下去,这一下阿 珍真的受不了,她的下身全湿了,喷出一股水出来,洒在了内裤内,顺着运动裙 滴了下来。
 
  阿珍怕邻居听到不敢大声喊叫,捂着嘴巴,她无力的扭动自己的屁股,泄了, 她一下子无力的躺在沙发上,双腿都是震的,然后再顺势跪在了地板上,看着沙 发上的这个男人,完全没有刚才被胖女人打耳光的那种无能,反而眼神发出一股 凌厉的眼光,犹如动物世界的那种眼神来。
 
  老狗喘着气,对於这样一个年轻体力的少妇,他的确有点力不从心,看着阿 珍眯着眼睛的眼神,有一种希望被征服的眼神,对於男人来说,这个看了就懂, 跟岁数无关。
 
  老狗这时候毫不客气地将自己裤子的拉链拉下,将他内裤内的那根胀大的阴 茎拿了出来,黑色的皱皮,发黑的包皮,稀松的阴囊,还有一圈白色污垢包在包 皮内随着汗水发出一阵恶心的味道。
 
  喘着气的阿珍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只知道老狗脱下裤子,拿出这根东西出来, 她有必要为他服务,她喘着气将头伸了过去,她要为他口交,这是一个她极其不 喜欢的动作,但经过老乞丐的一番调教后,她顺从的习惯这个,她现在就要为老 狗口交。
 
  可是,老狗并不领情,这是一个孤僻的老人,在他看来,舔阿珍的乳头已经 是极限的前奏,他不喜欢阿珍为他口交,因为他知道阿珍口含进去他不知道能忍 住多久,所以他现在只想性交。
 
  老狗一下子蹲了下来,将跪在地板上的阿珍按在地板上,阿珍看到这样,知 道老人急着想要插入体内,而刚刚恢复了泄了之后的阿珍,其实也需要这样的节 奏,於是她乖乖的给老人按了下来,双手快速的脱着自己的裤子。
 
  老狗看着阿珍美丽的脸庞,他伸出舌头使劲的舔着阿珍的鼻子,阿珍给他搞 得好痒,但又只能顺从,好不容易脱了裤子的阿珍轻轻的说:「嗯,可以进来了 ……」
 
  老狗这时候听到犹如冲锋号一样:「妹,妹子,我想你……」
 
  阿珍这时候才听到老狗的这句话,内心一阵温软,她抱着老狗温柔的说: 「进来」然后顶着屁股,一手握住老狗的阴茎,引导在自己的阴唇上。
 
  老狗感觉自己的阴茎顶在一个温暖的空间内,他知道只要用力就可以将自己 的阴茎插进去,但此刻的他更想花点心思,於是他将自己的龟头,淌着液汁的龟 头,抹在阿珍的阴唇上,粗糙的龟头磨在柔暖的阴唇。
 
  搞得阿珍一下子也舒服着哼哼声,她也没有想到这个老狗喜欢花心思在性爱 上,她轻轻的喘着气:「讨厌……嗯……讨厌……」阿珍给他磨着十分舒服,但 毕竟年轻,也心急:「进来嘛,嗯?插进来嘛……讨厌……」
 
  「嗯……嗯……」老狗有点忘情,看着身下这个闭着眼的美女的呢喃:「想 插了?」
 
  「嗯……好痒……人家痒……」阿珍轻轻扭着自己的屁股,芬香吐气的说着: 「都送到你口上了,你还,你还抓弄人家……」
 
  老狗有点得意,他继续说着:「那你说,你说操我……」
 
  「啊……你……你讨厌……那么粗的……话……嗯……嗯……插我……插我 ……」阿珍在言语上处处充满着欲望。
 
  「不,操我……说。不说不插了……」老狗假装顺势要起来的样子。
 
  「不……不……插……操我……操我……嗯……人家说了……啊啊啊……」 阿珍终於害羞的说着,突然大声喊叫起来。
 
  老狗已经狠狠将自己的阴茎插入阿珍的体内,他的阴茎迅速被这个年轻的阴 唇包住,他包皮外露,而后污垢狠狠的冲入阿珍的体内,然后抽插起来,一下一 下的抽插,突然间,老狗拔出自己的黑色阴茎。
 
  而正在喘气的阿珍突然口中给塞入一样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刚刚离开阿珍 体内的老狗鸡巴,阿珍一下子无法接受,张开口让这根东西插入自己的嘴内,她 双手无力的拍打老狗瘦弱的屁股表示抗议。
 
  老狗插入很深,一下子顶到阿珍的喉咙,搞得阿珍一下子想吐又吐不出来, 阿珍急忙推开老狗大口大口喘着气,老狗没有一丝怜悯,看着喘气的阿珍,他迅 速找到阿珍那个流汁的鲍鱼,再次将自己的鸡巴塞了进去。
 
  刚喘气后的阿珍一下子又给下面塞住了,她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一下子感 受非常,老狗在她体内再次疯狂的抽插着,她边娇喘边爱怜的看着这个在自己身 体上折腾的老头。
 
  她心想:「若他喜欢,为何不可,这个可怜的老人,只要他喜欢,就行」她 边帮自己找借口,边给老狗抽插着。
 
  看着满头大汗的老狗,她心疼的看着,微笑着看着他抽插自己的样子,汗水 滴了下来,她用手摸着老狗的胸脯:「好棒,今天好棒……加油……」她温柔的 说着。
 
  老狗听着阿珍那种柔若无骨的说话,更加干得起劲了,他没有跟阿珍说,刚 在舔阿珍的奶头的时候,他偷偷吞了一个他买了很久但一直没有用过的蓝色小药 丸。
 
  他没有想到这个药丸如此有效,但维持的时间比上次长,可是阿珍那个紧紧 包住自己阴茎的鲍鱼实在太厉害,那种紧缩感让他无法抵抗,他闷哼着,喉咙发 出低吼声,用着他瘦弱的屁股狠狠的顶着。
 
  阿珍知道他要射了,她紧紧的抱住老狗:「啊……啊……加油,加油……」 老狗在她的加油下终於爆发了,一股浓浓的精子毫不留情的射入阿珍的体内,老 狗一下瘫了下来,趴在阿珍丰满的乳房上。
 
  阿珍犹如充满母性光环的女神,喘着气任由老狗在身上,而后老狗躺了下来, 一手枕住阿珍的头,阿珍犹如一只害羞的小羊羔紧紧缩在老狗的臂弯内,她很少 有这种感觉,至今只有老狗可以给到她。
 
  她甚至调皮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老狗,看着老狗呀呦喂的叫了起来,阿珍 发出可爱的咯咯笑声。
 
  「好舒服……妹子……」老狗说着话。
 
  「嗯……」阿珍有点害羞:「我也是……我……你若想要,跟我说就好……」 
  老狗有点激动:「妹子,我每天都想要啊……」搞得阿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哼,你每天想要,我还吃不消呢,讨厌,这种事情不要天天做……」
 
  「那你还不是每天给你男人操」老狗听了这话有点激动,心想你男人还不是 整天操你。
 
  阿珍听了有点楞,但她知道老狗的意思:「没有呢,我男人……别提了,他 才不会整天跟我那个,一个礼拜了,人都不知道去哪了,就算在,也不做的……」 
  老狗听出阿珍的话有点异样,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反正阿珍都说想操 找她了,於是环抱住阿珍的手掌狠狠的抓住阿珍的乳房,捏一下,饱满充满弹性 的乳房,手感十分美妙。
 
  阿珍让他握住自己的乳房,也忘了话题,就乖乖的任由他把玩:「你……你 今晚就……别回去了,等下洗个澡,我给你男人的衣服」
 
  老狗给她说了:「嗯……我也不想回去」这是真心话。有阿珍如此美貌的女 郎,他已经忘了一切。
 
  阿珍娇惹得说:「你饿不饿,我弄个东西给你吃」
 
  老狗有点狡猾:「好,我吃了……」一口咬住阿珍的乳头,搞得阿珍咯咯咯 的娇笑起来:「讨厌,讨厌,还吃呢……」两人嬉笑的声音充满客厅。
 
  门外,轻轻的一阵关门声,一个黑影掩盖上了大门,这个黑影不是谁,而是 老徐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