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雯雯和我的秘密】【作者:qidaoge01(魑魅魍魉)】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有些事情你如果不做将来会后悔,如果做了也一样会后悔,象大在某个院友底下的发言深深地触发了我内心中最深处最肮葬龌龊的回忆。

  思考了很久还是将它说出来吧,儘管我知道只要一旦讲出来,绝对会有人跳出来骂我畜生、禽兽不如之类的字眼,但憋在心里的滋味实在难受。

  更希望通过这个故事希望给大家一些启发,我不是自己做了这样的事以后又来当圣人要求别人不要这样干,做与不做、会不会做全在自己。

  我年轻的时候特别的叛逆,读书从来不好好读,在外面跟人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街上的八成混混我都认识。

  一次和学校里另一个班级的人发生了口角,约到校外斗殴,我为了气势和排场,一下叫来了二十多个人,都是平日里和我玩一起、在外面游手好閒的混混青年。

  对方只是来了三个人,还都是学生,一见到我们那阵战早就心慌了,我心想著那小子能跟我赔礼道歉就饶了他。

  可没想到他嘴硬,放了几句狠话,把我们那边的一个叫王毛的混混惹毛了,还没等我说话,双方一言不合已经大打出手。

  结果是想都不用想,二十来人把那三个学生围成了个圈在里面拳打脚踢,他们杀猪般的惨叫声和混混们的咒骂声不断扩大。

  最后我有些担心会闹出事情来,想让他们停手,哪知道那群混混打红了眼,根本制止不住,我开始有些心慌了。

  就在我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位大妈带著两名片警赶到,一听哨子声和警察两个字,那群混混立刻如鸟兽般飞散,一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后知后觉想要逃跑的时候,一把就被后来追来的片警抓住了衣领,给带了回去。

  那三个学生被送到医院,全身上下有不同程度瘀伤、骨折,好在送来的及时,说是慢点都可能被打成胃出血之类的。

  我这次事情算是闹大了,老师、校长、父母一起被叫到了派出所,还有那三名学生的家长,双方吵的不可开交。

  我爸是做生意的,在当年就算是地方上极富裕和名声的人,最后通过关系给每个受伤的学生家里送了五万块钱,医药费全包,又给警局里打点了关系,这才被放出来。

  因为这件事闹得太大,我们那个学校里的人都知道了,学校迫于压力是不可能让我再回去上学了,家里便开始找关系打算让我换一家学校读,但所有的学校老师一听到我的名字,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我便藉机跟父母说自己不想读书了,想出来工作,我爸臭骂了我一顿,让我想都别想,他自己又开始继续找学校找人帮忙。

  那段时间我就被关在了家里,哪都去不了,家里担心我又出去跟那帮混混学坏了,像看押犯人似的一天到晚轮班盯著我。

  这一呆就是两个月多,我就这麽整天闲在家里无所事事,那会也没别的好玩的,除了看电视就是看小说,小说都是我以前偷偷买的,藏在了床底下,父母根本不知道。

  说起看小说这件事情,不能不说小说对人的影响确实是非常绝大的,尤其是写的好的小说,如果再加上它是本黄色小说的话,那你的思想很有可能都会受到影响。

  在那几个月里我除了看金庸、梁羽生、古龙的武侠小说以外,看得最多的应该就是在书摊上买来的黄色小说了,而其中就有几本是描写乱伦的,写的香艳刺激,对于乱伦的描写很露骨,非常影响我的思想,我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那个时候的小说要比现在大部分小说好看许多,具体原因我又说不出来。

  因为整天在家没事,就这样混著日子,心里烦躁的很。

  大概是就像现在的这个时候,大姐单位开始忙碌起来,两口子回家都已经天黑了,而这时大姐的女儿雯雯还小,他们俩单位忙了就没法带著孩子,又因为大姐他们那个时候还是跟我爸妈一起住在一个大院里,而爸妈他们俩都要去上班,同样没法带孩子。

  交给别人又不放心,于是大姐就将这个重任交给了我,她去上班的时候就让我帮著看孩子,我那时也是正无聊,有个小孩哄著玩也是挺开心的。

  就这样天天看看电视,看看小说,哄哄雯雯,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

  因为那时的物价比较便宜,家里当时条件好,我辍学在了家里,平时也没什么开销,我妈后来看我没出去玩挺乖的,偶尔还会给我点零花钱花花。

  我每天就这麽哄著雯雯玩,给她买点吃的玩的,雯雯和我越来越亲,整天粘著我,有时晚上她爸妈下班来屋里接她,她都不愿意回家去,大人们就拿这个来笑话她。

  我也是挺疼爱这个外甥女的,毕竟有她天天这麽闹腾著,也不觉得日子那麽无聊了,时间也过得快些。

  转眼过去四个多月了,还是没有一所学校愿意收我,我爸的心思也开始动摇,偶尔能偷偷听到我妈和他商量让我来公司里找个事情做,他也不像之前那样强烈反对,但还是没有给出明确的意见。

  又过了一个月,就快是劳动节了,公司里的单子开始多了起来,不止是爸妈,就连我大姐和姐夫两个也是比之前还要晚一些下班来,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无所事事的在家呆著。

  那帮平时和我玩在一起的哥们有几次偷偷来找过我,聊了几句又想带我出去玩去,我这次学乖了,知道和他们混在一起不是什麽长久的事情,便拒绝了他们,后来他们也渐渐地不来了。

  而雯雯因为没有到上学的年龄,只能是继续放在家里由我来照看。

  我记得有一天,天气很热,是那种很反常的闷热,让人在屋子里呆著都透不过气来那种,又因为我头一天刚看了本黄色小说,心里还对那个故事久久不能忘怀,所以觉得那天更加的燥热。

  吃了午饭之后,我爸就上班去了,而我妈前几天回老家还没回来,大姐把雯雯交给我看著也去上班了。

  我躺在床上看了会小说,热得我实在看不下去,看了一会心里更加烦躁,便把书扔到了一边,就这麽躺著休息,却还是觉得难受,感觉闷热闷热的。

  雯雯一个人在边上玩著我给她买的玩具,她很乖,这麽热的天也不哭闹,我又是继续躺了一会还是睡不著,也没心思哄她玩。

  便再次坐了起来拿起头天晚上看过的小说再一次看了起来,小说的名字我现在肯定是忘了的,只是大概记得一些情结,内容是描写乱伦的,越看身子和心里越感觉燥热难忍,像是有人在挠似的,鸡巴也直挺挺地硬了起来,当时可能是觉得小孩不懂吧,也没顾忌雯雯就在一边玩,就这麽掏出了鸡巴,一隻手拿著书一只手握著鸡巴打起飞机来。

  那天不知怎麽了,打了半天飞机就是没有想射的感觉,随著故事情节的发展和我撸动的频率,鸡巴是越来越硬的发胀、发疼,正在我浑身难受,满脑子的都是操逼的时候,我眼睛往上一抬,突然发现雯雯不再在那儿玩玩具了,而是在一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我的手看我打飞机,她发现了我在看她,马上就脸红红的说:「舅舅,你在干嘛。」

  可能是女孩天生的就对这个东西比较敏感或什麽吧,虽然她不懂,但还是脸红害羞了,这时我的脑子一热,也不知是吃错了什麽药、中了什麽邪,竟然冒出个龌龊到不行、肮葬到不行的念头来。

  就走上前去伸手把她搂了过来说:「雯雯乖,舅舅陪你玩,好不好?」
  说完就不顾她同不同意,拉著她的小手放在我了鸡巴上,她的那隻小手碰了一下鸡巴就缩了回去,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地说:「舅舅,这是什麽东西呀。」
  我那时候脑子是乱鬨哄的,只是想著怎麽快点射出来,也顾不得告诉她那是什麽了,再说确实也不好解释,就说:「雯雯听话,握著它摸摸,一会儿舅舅带你上街买吃的去,买你平时最喜欢吃的东西好不好。」

  可能是平时跟著我多了吧,再加上想上街和吃东西,另外小女孩说到底也不懂这个是什麽,只见她犹豫了一下就伸出了小手轻轻地握著了我的鸡巴。

  可想而知,小女孩的手那是得有多嫩啊,还热乎乎的,她手一握著我的鸡巴,我就明显感觉到鸡巴不安分地跳了跳,心里兴奋极了,那是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加上雯雯小小年纪却遗传了我大姐的基因,长得十分漂亮和可爱,两隻大眼睛黑黑的,皮肤雪白细腻,这样的情况下对我造成的刺激、衝动感便更加的强烈。
  我的手握著她的手腕,带著她的手开始上下的撸动著,虽然没什麽力道,只是很轻轻地握住,但我的心里越来越兴奋,但雯雯毕竟是个小女孩,体力上累的快,一会儿的功夫可能是她手累了吧,就伸出了另一隻手,两隻手一起握著我的鸡巴开始上下的撸动著。

  这一下多加了一隻手上去,力道也变得大了些,两隻手的热量也更多谢,加上心里不断增强的刺激和衝击,在她没撸动几下之后我就射了,鸡巴开始疯狂地跳动著,从来没有过的体验,精液射的老高,有些还射到了她的小脸上,弄得那些黏稠的精液像是鼻涕似的挂在她的脸上,鼻子和嘴角也都是。

  雯雯从没见过男人射精,自然是也吓了一大跳,手自然的鬆开了去擦脸,看了看手里的精液又看了看我,一脸的茫然,我在射完精的那一刻起,心里猛烈地涌起了一阵强烈的罪恶感,感觉自己刚才是种特别的犯罪感,不止是对方只是个孩子,而且还是自己的家人,当下很是为自己做出这样的行为而感到懊悔、羞耻和自责,觉得自己真不是人。

  在这种自责和愧疚以及多种负面的心理下,当然也是怕被人发现了,赶快带著雯雯去洗了洗脸,边洗的时候边跟她说这件事情对谁也不能说,要不然的话以后都不陪她玩了,也不买玩具和好吃的给她了。

  雯雯很听话地点了点头,还要跟我拉勾,保证谁也不说,我心里当然大讚她的乖巧,收拾完毕后我带著她上街,给她买了许多吃的,又给她买了玩具,也许是带著赎罪的心理吧,平时贵的不捨得买的那天都给她买了。

  晚上我姐她们下班回来,雯雯就跟著她们回去了。

  而我那天晚上失眠了,怎麽也睡不著,闭上眼睛就会回想起中午做的丑事,心里感觉十分的罪恶和羞愧,但同时又会感觉兴奋、刺激,是一种很扭曲和变态的心理,再过一会又是感觉害怕,害怕雯雯年纪毕竟小,万一一不小心和大姐他们说漏了嘴可怎麽办,那我恐怕是没法再在这个家里呆下去了。

  翻来覆去的,一直到了后半夜才睡著。

  第二天,突然下起了雨,还不小,大姐和雯雯都没来,她们越是没来我这心里越是打鼓,一天下来都是在精神恍惚中度过的,连著下了两天雨,终于天晴了。
  已经是差不多到夏天了,天气热的厉害,雨每下一次第二天就热的厉害一些,又过了一天,大姐带著雯雯来了,一看见大姐进屋我就感觉头一蒙,心里砰砰地乱跳,见著她向我走来,担心大姐会不会从后面突然拿出把刀来劈了我。

  因为我实在是害怕雯雯不小心把这秘密给她妈说了,实在是庆幸,大姐和平时一样过来和我打了招呼寒暄了几句,没有我所设想的那样惨案发生,雯雯也是,见了我就很乖巧地喊舅舅,说她想我了,我勉强笑了笑,故作轻鬆地说是不是东西吃完了,想吃东西了,是不是就想舅舅了。

  雯雯很是嘴甜,说她就是想舅舅了,不是想吃东西。

  就这样大姐再一次把雯雯交给了我,自己就上班去了,那一个上午我都在明里暗里地、旁敲侧击地问著雯雯,有没有和她妈妈也就是我大姐说出那天我和她中午做的事情,经过了反覆几次的确认,雯雯都是很肯定地告诉我她一个字都没有说。

  别看雯雯年纪小,嘴巴还挺严实,真是一点都没说,我的心里顿时像放下了千斤重石一样,那个轻鬆的感觉,估计应该是和逃出监狱的感觉差不多吧。
  中午吃了午饭,大姐和爸都上班去了,雯雯可能是上午玩的累了,躺在我的床上也睡著了,看著她睡觉,我反而是没有一点睡意,脑袋里胡思乱想著,也许是我天生的邪恶吧,也许是一直以来看黄色小说所受的影响,反正就是脑子里突然又冒出了想看看小女孩小逼长得什麽样子的念头。

  心里想著,手就不知不觉的拉开了小毛巾被,雯雯那天穿著小裙子,也就一个裙子,里面没有内裤的,那时候的小孩穿内裤的很少。

  我掀开她的小裙子,看著她小逼,光光滑滑的,因为她一隻腿蜷著的,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小逼,阴唇紧紧闭合著,像河蚌一样只有一条小小的细缝,只有在靠近她小屁眼那里才稍微的有个凹下去的稍微大点的缝隙。

  我就这麽像个书里写的变态一样,趴在底下看著雯雯的小逼,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本书里描写的女人的逼,也是光光滑滑的,不过书里说女人的逼,缝隙要比这大的多了。

  就这样看著,也不知道著了什麽魔,竟然不知不觉地手就伸了过去,手指轻轻的碰了碰雯雯的小逼,小孩睡的沉,也没醒,就这样隔著一会碰了几下。
  可能是雯雯感觉碰到的地方痒了,腿就伸直了,俩腿并著,这下显得她的小逼更是只有一条细缝了。

  我忍不住的低头想看的仔细些,可能我的呼气弄的雯雯那里痒了吧,她慢悠悠地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迷迷糊地问:「舅舅你在干嘛呢。」

  我听到声音猛然惊醒,脑子一下子清醒了,就感觉脸火热火热的,心里很是罪恶羞愧,拉了拉毛巾被说:「被子被你蹬开了,舅舅给你重新盖上。」

  雯雯做了起来伸展了下胳膊说:「舅舅我不睡了,不困了,咱俩玩吧。」
  竟然醒了我也总不能硬逼著她去睡觉,那再单纯的小孩都会觉得有问题,便问她,你想玩什麽。

  雯雯眼睛转了转,突然想到了什麽,很开心地跟我说:「舅舅,我们还玩前天玩的那个吧。」

  我一愣脑子没反应过来,问她,前天我们玩的什麽?「就是握著舅舅的那个啊。」

  我一听脑子翁的一声炸开了,鸡巴迅速勃起,硬到了爆炸,从来没有过这麽短时间内硬成这样的,还不自主的跳了几下。

  刚刚还满心罪恶感的我现在却变得非常激动兴奋,但同时心里好奇,就问雯雯为什麽还要玩那个。

  雯雯回答说:「好玩啊,舅舅的那个会喷水。」

  我心里兴奋激动极了,一种异常的快感和刺激涌了上来,再也没有了别的念头,心里就想著让她摸著鸡巴把攒了好多天的精液射出来,利索地脱掉了短裤,这时我的鸡巴已经硬到发涨了,靠著床头,半躺在床上,拉著雯雯的手放在鸡巴上,她的手这次很自然的握著我鸡巴上下撸动著,一边撸动嘴里还都囔著说:「快喷水,快喷水。」

  那模样既可爱又让人感到刺激,我的鸡巴已经硬到了极点,但雯雯的每一下撸动都让我产生一种错觉,它好像还能更硬些,心里越来越兴奋衝动。

  过了一会,估计是雯雯手累了,就像上次一样,开始两隻手一起握著我的鸡巴撸动,还低头看著,可能是想看仔细些,它是怎麽喷水的吧,就这样雯雯握著我鸡巴撸动,我越来越兴奋,手不由自主的伸到她屁屁上抚摸著,她也没觉得哪儿不对,心思全放在了怎麽让我鸡巴喷水这件事上。

  鸡巴越来越涨,手摸著雯雯的屁屁也越来越用力,嘴里还给她说著让她手不要握太紧,让她撸快点之类的,没多久,大概也就十分钟左右吧,我就感觉腰发酸,鸡巴发胀,就给雯雯说,握紧别动,她刚一握紧我就射了。

  因为雯雯低著头,精液直接射在了她脸上,这次可能是雯雯心里有了准备吧,没吓著,但还是鬆开了手抬头去擦脸,她一抬头我就看见精液顺著她小脸蛋往下流,有一点还流到她嘴唇上,雯雯竟然下意识地舌头伸出来舔了一下,下一秒就赶紧吐了,说:「舅舅,这水真苦。」

  我笑了笑说,现在苦,以后就甜了。

  然后拿纸给她擦擦脸说:「别给别人说啊,要不以后舅舅不带著你玩了。」
  雯雯很是乖巧的说:「不说,谁也不说。」

  又说,舅舅,咱上街吧。

  这时我才明白这小丫头主要是想著上街买吃的玩的,再者也可能有对射精有好奇心,但主要还是想买玩具和吃的,穿上衣服,给她又洗洗脸,重複了一遍又一遍让她不要和别人说起这事,看她保证后就带她上街了。

  依然是买了很多吃的,还有玩具。

  说到这不能不说一点,这次射精后我没有感觉到上一次的罪恶感,只是有点心虚、害怕的感觉,罪恶感没有了,愧疚和懊悔也基本没有了。

  不能不说人的心理发展很是奇妙,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什麽事有了开头就很难刹车,也许大多数人在这上面很有自制力和自我调节能力,但我没有,自製力和自我调节能力估计是和我天生绝缘,对于这样的游戏我感觉是喜欢上了。
  在这次以后的日子里,隔个三五天或者一周的就会和雯雯这样玩著,每次过后也都会给她买吃的玩的,开始也得越来越大胆,雯雯估计也是越来越觉得这样没什麽,还能有吃的玩的,有时还会主动的趴在我耳边说她想玩了。

  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吧,一天中午吃了饭,爸和姐上班去了,妈也睡著了,我和雯雯在屋里玩著,她玩著纸飞机,我半躺著在看小说。

  看的黄色小说,故事是说一个叔叔操女乱伦的,侄女十三四岁样子,记不清了,只记得里面描写侄女小逼是光光滑滑的没有毛,看著小说心里起了邪念,就想起上次偷看到的雯雯的小逼就是毛光光滑滑的没有毛,小说和实际联系在了一起,那种代入感实在是太强烈了。

  看著小说想著想著,越想就越发的兴奋激动,心里想再仔细看看雯雯小逼的念头越加强烈,雯雯自己玩了一会可能累了,或者是想要我给她买吃的了,就爬上床趴我耳边说:「舅舅,咱们玩喷水吧。」

  这一句彻底的把我心里的欲火点燃了,如果没有她的这句话,我想我可能还会犹豫不决,但欲望的野马没了缰绳,已经疯狂地向我衝来。

  我点了点头,起身躯锁好了门,确保没有人能进来,上床就马上脱光了衣服,雯雯穿了个像睡裙一样的裙子,我一把给她脱下来。

  这时我的鸡巴已经翘的老高了,半躺著靠在床头,雯雯很熟练自然的握著我的鸡巴撸动著,因为她是斜著身子,小屁股斜著对著我这边,看著她小屁股在眼前一晃一晃的,从屁股缝里还能看见她小逼紧闭著的细缝,心里越发的兴奋衝动,手伸了过去,摸著她小屁股,轻轻的抚摸著、揉著,手指也轻轻的在她小逼缝那儿逗弄著。

  可能是摸的雯雯痒了或者不舒服了,她屁股扭了扭说:「舅舅,别摸我。」
  这时的我已经是精虫上头,欲火蒙心了,哪还顾得了其他,手还是继续摸著,手指逗弄著。

  可能是弄疼了她吧,小女孩,皮肤嫩,那儿更是嫩,雯雯的小屁屁一闪扭到一边说:「舅舅,疼。」

  精虫上脑的我当时脑子里除了雯雯的小逼,已经没有别的了,一把拉过她放躺著说,雯雯乖,听话,舅舅亲亲,再玩喷水哈。

  雯雯还还以为我是说亲亲脸蛋额头什麽的呢,点了点头,我两手拉起她的腿,抬起来分开,只见她逼缝分开了些,露出红红的一个小眼,可能是吃了饭后大姐给她洗了澡,很乾净,雯雯的腿被我分开著,可能是她感觉不舒服吧,就说:「舅舅,这样是干嘛啊。」

  我蛊惑著她说:「别说话,咱玩个其他好玩的,一会再玩喷水,晚点舅舅带你上街,买雪糕吃。」

  雯雯乖巧的哦了声不说话了,再也没动,我看著她红红的小逼,心里越来越兴奋衝动,脑子越来越热,低下头,轻轻的亲了她小逼一下,可能是亲的她痒痒了吧,就是那种皮肤痒痒,不是成年人那种想操逼的痒。

  雯雯扭动了下身子笑笑说:「舅舅,痒痒。」

  我听她说痒,自然而然的想起小说里所说的逼痒来,心头火起,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嘴就含住了雯雯的小逼,舌头伸出来在她小逼缝里舔著,舔的她咯咯的直笑,一个劲的说舅舅痒痒。

  我说,雯雯乖,听话,别说话,舅舅亲亲,一会去买雪糕哈。

  雯雯便很乖巧的忍著不笑了,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可能是她感觉舔的舒服了吧,不是那种成年女人被舔逼的舒服,就是简单的觉得不那麽痒了,像平常被背后痒了,被人挠痒时的那种舒服,鼻子里发出了被挠痒的那种舒服的嗯哼声,我听了她嗯哼的声音更是火大,鸡巴硬的发疼,涨的一跳一跳的。

  就鬆开她说,玩喷水吧,雯雯从床上坐了起来,俩手握著我鸡巴又开始撸动起来。

  这次感觉她手摸著特别舒服,她还没撸几下我就感觉到要射精的衝动,伸出手来按了按她的头,雯雯刚稍微低了低头我就射了,鸡巴猛跳的射了她一脸,精液顺著她的小脸蛋滴在我肚子上,可能是这次刺激的狠了吧,射的特别多,射的有七八下吧,射了后就听雯雯说:「舅舅,弄眼里了。」

  我赶紧拿纸给她擦了擦,然后亲了她一下说,别和别人说啊,舅舅带你上街买东西去,她点点说,嗯,知道,这是秘密。

  女孩就是不一样,没多大点就懂的秘密是什麽了。

  起来给她洗了洗就带上街了,还是吃的、玩的买了些。

  就这样有了第一次亲吻吸舔小女孩的小逼的经验,虽然太小了些,但从此以后我对小女孩是特别的迷恋,在那以后的好多年里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和雯雯玩著这种变态的游戏,她摸我的鸡巴,我亲吻吸舔她小逼,即使她上学后懂事了也是如此,从没断过。

  一直到她身体开始发育了,奶子鼓起一个小包,还是这样,只不过多了一样项目,亲吻吸舔她的小奶子,另外在她发育了以后,她也多了一样玩法,就是用嘴巴含著我的鸡巴吸舔,偶尔也有射在她嘴里过,但就是没有插过她的小逼。
  直到雯雯上了高中,学习紧张了,再加上住校,见面的机会少了,才逐渐的没有了这样的事,高中毕业后雯雯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直接参加了工作,没过多久就结婚,直到她结婚后怀孕生下了孩子我们才有机会再次见面。

  那一次我出差住在她家,这才真正地操了她小逼,一直到现在,不过我们彼此居住的地方离的远,不是一个城市,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

  就像是我开头所说的,有些事情你不去做会后悔,做了之后也会后悔,对于和雯雯之间的这些禽兽的事,你要问我到底后不后悔去做,就是到了现在我也没办法回答你,只是看到她现在婚姻幸福美满,她的丈夫疼爱她,还一起生了个小孩,我的内心才稍微安慰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