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离夏和爸爸】(3.1-3.2)【作者:136910581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洗浴风波01

  离夏脑子里的意识有些模糊,她正享受着父亲的按摩。耳边忽然传来儿子的声音,可双腿经过父亲这么一落,只感觉自己右腿碰到了什么物体,还把它硬生生砸到了父亲的双腿上,落下又抬起的过程。在自己清醒之后,让离夏一刹那就明白过来自己的腿碰到了什么,再往父亲的腿间一瞧。原本熏醉的脸蛋上。马上变得更为羞红了。

  来不及过多思考,离夏赶忙收回了双腿,坐正身体。睨着眼前的儿子问道。「怎么了?」「妈妈,我要洗澡,嘻嘻。你给我洗吧。」诚诚脆生生地说道,这吃过西餐。满足了他的口腹之欲之后,在卧室里玩耍了一阵游戏,诚诚心里盘算着。想在洗过身体之后。再痛痛快快玩耍一番,所以就想到了妈妈,想让妈妈跟自己一块洗澡。

  看了看一旁转动着的钟表,时间显示才八点多,离夏看着儿子一脸兴奋的样子,早就猜出了儿子的心里,随后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嗯。让你姥爷先洗吧,回头妈妈再帮你洗。」离夏穿好了拖鞋,站起身子。宠溺地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回头时,正瞥见父亲贼兮兮的样子,她娇嗔着。「爸。您身上那么脏。您先去洗吧。」离夏又推了推儿子的身体,轻柔地对他说道。「宝贝儿,你先回房玩一会儿吧,到时候妈妈喊你。」,见父亲揉动着左腿,离夏噗嗤笑了起来。「我给您放水去,泡个澡轻松一下,别让自己总压抑着。」说完,她扭摆着曼妙的身子。款款走向浴室。

  按动调节开关之后,水流便缓缓流进了浴池,看着浴池中的清澈水波,离夏的心里琢磨起来。「应该让父亲早点结束单身生活了,总一个人生活,不上不下的滋味。不好过啊,长久下去,还不把他憋坏了」,闺女琢磨父亲的私生活,毕竟有些唐突,但作为过来人,又是父亲的掌上明珠,不替他考虑生活,还指望兄弟啊,他自己都稀里糊涂的…老离赤身裸体躺在了泡池里,浸泡在热水中的他,倚着身后的靠背,细皮嫩肉的身体并不松弛。泡了大约二十分钟,放松下来的身体上的皮肤呼吸松爽,连下体的卵蛋。都嘟噜成了一片,黑丢丢的阳具。软趴趴地耷拉在两腿间,虽然疲软但个头还挺肥硕的。

  就在老离起身走出泡池。还未来得及擦拭身体时,卫生间的房门便被打开了,只见闺女手中端着一套清洗过的浴巾走了进来。

  老离赤身裸体光着个屁股,在这盥洗室明亮的灯光的照耀下,黑不溜秋的阳具。和光滑白腻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反差之下,身体越发白皙,阳具越发黑肥。软塌塌的耷拉在两腿间。不禁老脸通红。紧迫的看着女儿。竟然忘记了用手来遮掩一下天哪!自己的丑态怎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女儿看见啊,愣了一会。老离才用手去遮掩。可是他太大了。两只手都掩盖不住。离夏看着父亲两腿间黑乎乎的的一团。虽然有点脸红。仍然娇笑着走到父亲身前。嘴里说着。嘻嘻。别挡了。那么大。我帮你围起来。就把手中的浴巾。围住了父亲的身子。

  「去把头发擦干净,要不要吹吹风呢?」经常陪伴儿子洗澡,对于父亲的赤身裸体,作为一个过来的人,离夏自然也是见怪不怪,嘱托着父亲的同时,因为裙摆有些拖曳,离夏伸手在腰间把裙摆打了个结,便弯腰清理起泡池。

  闺女翘挺的臀部。被超薄的肉色连裤袜紧紧地包裹着,首先这两条大腿就让人耐不住咂起了滋味,肉光折射后,紧绷中透出来的色泽鲜艳明亮,大腿上简直就像抹了一层明油,让人只想把手贴在上面,抚摸一下它们到底有多么光滑。多么柔润。

  自从看到闺女把睡裙盘在腰间,老离的眼睛就不够用了。闺女那浑圆翘挺的蜜桃形臀部。被老离近距离罩在眼中,甚至因为闺女的弯腰,让她的臀部高高扬起,腿间的蜜穴。透过薄薄的丝袜。很明显的凸了出来。让老离看的一览无余闺女两股间倒扣着的肉馒头。就像刚出炉一样。透着新鲜,朦胧间仿佛散发着一股雌性求偶的气息,让人不自觉地把目光。投向这神秘。而又敞露着的三角地带。紧绷的肉色丝袜里。那两片褐肉色的褶皱肉翅。被肥隆的大阴唇包笼着,虽然上面遮掩着一道布条,可这布条都陷入肉缝里去了,这还管用吗?能遮挡住什么呢老离直勾勾地盯着女儿的私处,。颤抖的心底。禁不住呐喊道。「夏夏的肉穴怎么这么肥啊!也不知道里面怎么样。」这个念头又一次升起,腿间的阳物又直挺挺的勃了起来。把罩在老离身上的浴巾。在裆部的位置上。便被顶起老高。那一刻,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阳具又活跃了起来。涨的有些难受离夏清理完泡池,依次调温放水,回转身时发觉父亲的表情有些异常,当意识到父亲把目光盯向自己身体中间时,简直是哭笑不得。从储藏柜里拿出了吹风机,立身于父亲身前,离夏嗔道。「湿漉漉的头发也不说擦擦,跟个宝贝儿似的。」她嘴里所说的宝贝。自然指的是自己的儿子,但用在父亲身上,也恰如其分地把父亲老小孩的心性表达出来,上了年纪,返璞归真的好奇感越来越强烈了。

  被闺女按住了脑袋,老离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天里几次尴尬了。吹风机的开关在打开之后,暖风便呼啸而至,正因为自己低着个头,闺女晃动着的身体。使得她胸前的硕乳摆来摆去,透过薄薄的丝袜。老离又可以清楚地看到闺女的阴部。被鸡蛋大小的布片遮挡着。这么小的布片。只挡住了中间的一条细缝和两片阴唇。连鼓鼓的阴阜和黑黑的阴毛。都露了出来。身为一个正常男人,虽然岁数稍显大了一些,可这并不妨碍老离的身体反应,让他腿间的东西不断长大起来。

  「以前诚诚的爷爷总说,湿漉漉的头发不吹干了,对身体不好。爸,以后您可要记住闺女所说的话啊!」离夏一边轻轻拨弄着父亲的头发,一边晃摆着吹风机。替父亲风干头发,她关切地叮嘱着父亲,就像平日里对自己儿子嘱托那样,身上自然而然显露出的。那种浓郁而又充满熟韵的母性味道,带着醇厚的体香,随着她自己手臂的晃动,让离夏胸前那对撇着八字的硕乳。看起来更加肥腴熟颤了。

  跳动着的奶头是欢快的,隔着薄薄的纱裙睡衣。支起了两个极为清晰的翘点,如同熟透了的葡萄,翘立枝头。等待着人们的采撷,它肉欲无比,像脉冲电波一样,不断撩拨着老离紧张而又兴奋的身体,让他迷失在这暧昧的房间里,乃至围裹在身上的浴袍渐渐松垮。都没有意识到。

  「嗯。多精神啊,嘻嘻。老帅哥一个哈哈。啊。」离夏放下手中的吹风机,端详着父亲的同时,扶着他的肩膀不断品评着,还像个母亲一样,不时地整理父亲的鬓角。就在这时,父亲身上的浴袍。却悄无声息地滑落下来,两腿间一条黑黑的大肉棒。完全暴漏在女儿眼前。翘翘的挺立着。又粗又大。简直是太晃眼了,这次可是和离夏刚进来时。看到的软塌塌的东西完全不同了。看着父亲雄赳赳的大东西。顿时引来离夏发出了一声羞媚的娇吟,那水音儿颤颤,简直诱死个人了。离夏呆呆的望着父亲的粗大东西。满脸通红。娇羞无限。内心也很吃惊。竟然没有转过身去回避一下。就那样眼睛直直的盯着父亲的那里。父亲的那东西比起公爹的来一点都不逊色。似乎还要常一些。心理幻想着。现在公爹走了。能不能用这个东西来替代他呢。离夏抬起头来。父女两人相互对望着。尴尬这。一时竟然都忘了去捡起掉在地上的浴巾。呆呆的楞在那里。好一会儿。离夏才回过神来。弯腰捡起地上的浴巾。再次给父亲围好

             第三章洗浴风波02

  粉色调的幕帘隔着泡池上面的平台,把半圆形的通透窗子遮挡起来,结合盥洗室内的明艳色彩,屋子里无处不在的煽情味道。经由头顶上面散发出来的柔和光线。照亮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就像是专门为老离和闺女离夏所搭建的舞台,华丽丽的充满了绚烂色彩。

  紧闭着的房间里,带着一丝暧昧的温热潮湿,让这种旖旎风情越发显得荡人心魄,甚至随着彼此之间的肢体动作,呼吸里都透着一股熏醉的味道,让人眼前不由得充满了眩晕和幻觉。

  离夏拨弄着父亲的发丝,细心而又体贴,说到反哺,该是让父亲感受温暖的时刻了。这种感情,在缺失了母亲之后,离夏特别在意,想必父亲的心里也会存在这种感觉。

  一个男人,尤其是成家后的男人,唯有和妻子在一起时,才能称作是一个整体,这份感情会一直陪伴在他们的左右,直到老去。如今在失去母亲之后,父亲的生活。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整体了…想到这里,离夏的心里便复杂了起来,她当然希望父亲的晚年生活再次精彩起来,对于一个恋家、顾家的老人来说,这份情感依托分量很重。

  和父亲近距离的接触,他身上的那股熟悉的味道。不断飘进自己的鼻子里,和丈夫又自是不同。丈夫身上的体味很浓,本身又透着年轻的活力,这种味道直接转化为冲击力,浓郁而勃发,处处透着爆发力。而父亲身上的味道,绵柔悠长,淡雅之中像那春风吹拂着大地,在不知不觉中。体会着他那沁人心脾的味道,带着持久,更容易让人沉醉其中。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鼻尖上处处飘散着父亲身上的味道,对于离夏来说,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奇妙,尤其是在温馨的家里,陪伴家人感觉出来的味道,紧紧围拢在身边,像是在保护着自己。反观那无根的浮萍,虽然自由,但它无依无靠,看似随心所欲,实则孤苦伶仃。这种无依无靠的感觉。在得到慰藉后,对于曾经拥有它们的人来说,心里能轻易放下来吗?心累了,自然需要依靠,犹如漂泊在外的人,最终是要叶落归根的。

  大家小家都是家,有了家就有了一切,便能让人找到归宿感,让心灵得到依托。而不至于迷失方向。生活也大抵如此,围绕着同心圆一起转动,再辛苦。再艰难,心也是暖的,不再孤独…彼时他照顾我,伴随我的成长,一直把我放在心肝上,没有他就没有我。此时我体贴他,陪他共度夕阳,让他不再寂寥,有我也有他。

  脖颈间不断被父亲鼻孔中。吹出来的气流骚扰着,让离夏原本起伏不断的内心。更加波澜壮阔,这难道是因为父亲就要再婚的缘故吗?离夏这时的心里。和曾经老离聘闺女时的心里一样,思考的事物太多,甚至于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刚才老离身上的浴巾突如其来的滑落,顺着老离的身体倾泻而下,滑到他的小腹上稍一停顿。便散落到了地面上。随后老离那雄赳赳翘挺挺的下体。便展现在了闺女的眼前,以勃发的姿态怒挺着,粗黑的茎身上。布满了蜿蜒曲折的虬髯,丑陋的样子。看起来极为狰狞恐怖,这且不说,那粗硕阳具的顶端,猩红色伞状的龟头。正在拼命挣扎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挣脱包皮对它的束缚,三两个呼吸间,包皮便从圆滚滚的龟头上褪了下去,把个鸡蛋大小的龟头。完完整整地冒了出来,挑衅式地摇摆在女儿眼前。

  刚才自己的下身。已经被闺女看到了一次,这次可好,干脆挺着阳具让闺女看个彻底了,就算彼此之间再相安无事,可也不能总是这样。无休无止地尴尬下去吧,这叫什么事?老离的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感觉,幸好心脏没有问题,要不然,还不当场休克了。

  急忙用手遮挡住下身,粗愣子般的阳具撑满了手掌,连那耷拉的卵蛋。也跟着紧张地团成了棒球大小,这样子简直糟糕透顶,真的是让人无地自容了。
  刚才父亲身上的浴巾滑落下来,离夏下意识地望了过去,就看他那两腿间。黑乎乎的体毛中。戳着一杆大旗,锃光瓦亮透着炫黑,形如巨炮的样子。生机勃勃,连马眼上分泌出来的液体。都是极其充裕,在鸡蛋大小的龟头尖上。浸出了一圈湿痕,颤抖中不断挑衅着,其跃跃欲试的模样,仿佛整装待发,只要你敢过来,必然给你迎头痛击,绝不姑息。

  离夏瞪大了双眼。瞧着父亲肥硕而又触目惊心的下体,一如既往的酡红羞晕。密布双颊,啊呀。爸爸的这个东西。怎么这么大呀。这回可看清楚了。和公爹的绝对匹配。只是好像更常了些。不过已经无法对比了。纱裙包裹着离夏那玲珑紧致的身体,胸前聚拢着的两团乳肉。颤抖得更为剧烈了。

  兴许是太过于突然,父女俩惊魂不定地站在那里,导致他们俩瞬间沉疑起来,虽然各自脸上都带着羞臊之情,却并未在第一时间拾起地上的浴巾。全都呆呆的楞在那里。好一会儿。离夏才回过神来。弯腰捡起地上的浴巾。再次给父亲围好。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