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父亲的保险套】
 
  誉汉伸手拿了柜子里的行李袋。他把抽屉里的内衣和袜子全丢进了行李。他 终于不再和母亲同住,在经过好几个月不断的争吵之后,誉汉在争吵结束的一星 期之后住进了他父亲的房子并在他的父亲的店里找到了有一份工作。
 
  誉汉的爸爸在10年前与他母亲离婚了。誉汉很高兴搬进城市里,因为他终 于在几个月前接受了他是同性恋的事实。
 
  这一切都发生在他去找他读幼儿园之前最好的朋友的时候,誉汉那时还和母 亲住在一起,他那天去找他的父亲时,顺便去看看他的好朋友安德,就和平常一 样誉汉直接开了安德的门,他看到安德正在尽情的自慰着,这并不是誉汉第一次 看到安德自慰,事实上他们两个早就一起自慰了不知道多少次。
 
  但是,这时候让誉汉震惊的却是电视上一个男人正在用他那根巨大的老二不 断地向另外一个男人身体挺进,安德看了他一下,便把裤子穿上了但却忘了电视 上的电影,那天晚上誉汉和安德谈了很久,之后在誉汉开车回到父亲房子的路上, 他一直不断地重复想着刚刚和安德所谈的内容,并且在他知道他的性向之前,他 发现他和安德对于女人和男人的感觉是相同的。
 
  之后的几个星期誉汉和安德在电话上谈了很久,彼德开始接受了他可能是同 性恋的想法,他并没有和其它的男人发生关系,但是他已经能够确定了自已的性 向,而那就是誉汉和他妈争吵的开端,她妈仍然没变,但是誉汉却不愿告诉他母 亲他的感觉而现下他正在他的新房间把衣服从行李拿出来。
 
  他爸爸给了他一间房间但浴室却是另外一间共享的,他爸爸本来都是睡在角 落的房间,但是他搬进来之后,他爸爸便决定搬到共享浴室的另外一间房,好让 两个人有的照应,这间房子是誉汉他爸爸自已盖的,也可以说这间房子是为单身 汉而设计的,房子是圆形的,从前门走进去之后就是接着一个圆形客厅,在尽头 则是一个凹形的空间,他爸爸在里面放了一个按摩浴缸,而客厅里半圆形的沙发 是陷入地面的环绕着一台超大的电视,而这间房子的所有房间都是和客厅相连的, 有一间健身室里面还有蒸气室,两间客房,然后是连着饭厅的厨房,再来就是按 摩浴缸(凹形房间),他爸爸的房间、浴室、誉汉的房间。
 
  誉汉他爸会在一个小时之后到家。
 
  誉汉看完了房子便回到自已的房间把所有的行李都整理好,整理的差不多的 时候,他听到了他爸爸泊车的声音,誉汉走进客厅时他爸爸刚好也走进来,自从 听到安德说自已的爸爸是个性感的男人,誉汉就很难再用正常的眼光来看他父亲, 以一个四十岁的男人而言,他爸真的是很性感,他是个典型的熊,他的肩是他的 臀部两倍宽,而那间健身室也看得出来经常使用,他爸总是说离婚之后多了很多 的空间的时间,他大约有
 
                185
 
  公分,身上恰到好处的肌肉更是性感,他身上有很多的体毛,也有很浓的胡 子,但是他爸爸总是会将胡子修整的很好。誉汉从来没有看过他父亲裸体过,所 以他根本不知道他父亲的老二是什么样子的,但从显现出来的轮廓大概可以猜出 他父亲的老二蛮大的,这几个月天天对着他父亲,誉汉开被他父亲的性感所吸引, 更希望有一天能够看到他爸爸的裸体。
 
  誉汉的爸爸不是很喜欢同性恋,所以誉汉一直不敢告诉他父亲他的性取向, 但是想象自已的父亲的身体又没有罪,誉汉心想,有好几次晚上做梦梦到自已在 吸允一个像他父亲的老二,誉汉的体型和体毛并不会太少,但是他父亲的身体真 的是太性感了,又过了几天,誉汉的父亲问他要不要和他一起去城里,誉汉很惊 讶,因为这是他父亲第一次问他要不要和他一起去城里,他知道他父亲很喜欢乡 村的感觉,但是牛仔酒吧?
 
  这些单身汉的生活真的让誉汉的爸爸乐在其中,虽然脑中有着许许多多的事, 但是他仍注意到酒吧里有一个男的长得不错,他们都是很男子气概的,可能是酒 精作用,他对这些男人有了响应,下面也早就硬梆梆了,这个时候,誉汉的爸爸 正在和一个和自已年纪差不多的女生跳舞,也证实了他对他父亲享受单身汉生活 的意见,喝的差不多的誉汉,发现他自已只要看到这里面的男人就会勃起,他父 亲和那个女孩就坐在他身旁,之后便开车回家了。
 
              父亲的保险套二
 
  回家的路上有一半以上的时间,誉汉都在睡觉,但有时候他瞇眼看到了那个 女孩正抚摸着他父亲的下体,誉汉确定他看到了他父亲勃起时的轮廓,但他又睡 着了,突然间他感觉他爸爸开了车门把誉汉扶到自已的房间,但是他太醉了,于 是又把眼睛合上,再张开的时候,他爸爸正在帮他脱衣服,又帮他脱裤子,然后 把他推到床上,便转身离开。
 
  誉汉被东西撞击和呻吟声吵醒,那呻吟的感觉就像一只熊正在吃一个可怜受 害者,之后有一声很大的呻吟,便恢复了宁静,正当誉汉又准备睡下去时,他听 到了另外一边的浴室门开了,然后听到垃圾筒打开的声音和他父亲上厕所的声音, 之后就是关门的声音,而听到他父亲上厕所的声音让誉汉也想上,他下了床走进 浴室接着就听见他父亲打呼的声音,誉汉上完厕所看了看盖子打开的垃圾筒,里 面有个充满精液的保险套,是他父亲的保险套!
 
  誉汉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把他父亲的保险套拿在手上,回到他的房间把门锁上, 开了灯,誉汉心里想他父亲射出的精液真的很多,誉汉知道他每次射的量都比安 德多,但是他还是没有他父亲射的多,而想到手上的精液是从父亲的老二射出来, 誉汉的下体又开始有了回应,他一手握住了自已的家伙开始尽情的自慰,他把精 液倒在身上,他想感觉他父亲的精液在他身上,他把他父亲的保险套,套在自已 
                16
 
  公分的老二上,他的阳具因为他父亲的精液而闪闪发亮,然后就顺着身体向 上滑动,此时仍不断地上下套弄自已的老二,射出来之后誉汉把自已的精液和父 亲混在一起,开始品尝了他父亲和他的精液一直到沉沉的睡去。
 
  " 早安,小像伙,昨晚很爽吧 "在他拉开窗帘时说着
 
        "五分钟之后吃早餐"他转身走出誉汉的房间
 
  。誉汉伸了伸懒腰,突然发现自已是全裸的,被子在地上,然后想起昨晚做 的事便觉得很丢脸,又想到了保险套便看看四周,很怕他父亲在他房间看到那个 保险套,这时这感觉到了,他就躺在那上面,他坐了起来,知道了他父亲为什么 要把他的窗子打开,整个房间都是精液的味道,誉汉赶紧穿上他的短裤,梳洗了 一番就走进厨房,他父亲正在做早餐,誉汉并没有看到昨晚跟他们一起回来的那 个女孩子" 那个女的呢?" 誉汉坐下时顺便问 "去上班了" 他父亲用一种很低沈
 的声音回答。誉汉看着他父亲在厨房忙进忙出的,眼光也从未离开过他父亲的胯 下那根在短裤里的阳具,誉汉发现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父亲穿这种短裤,通常父亲 都会穿一条内裤在里面,而接下来的日子里誉汉很快就了解了父亲的生活中的" 例行公事" ,第二个周末,誉汉又和父亲一起去酒吧,但是,这次他并没有让自 已醉而誉汉的父亲很快地又钓上了另一个女孩,然后回家,跟这个女孩做爱,再 到浴室把保险套丢到垃圾筒,之后誉汉再去捡起来,用他父亲的保险套自慰。 
  这就样过了一、两个月,而让誉汉惊讶的是他发现他父亲越来越常只穿在屋 里在短裤不穿内裤,现下誉汉已经可以确定他的父亲的确有根让人垂涎欲滴的老 二。
 
  又到了周末,但是誉汉并不想和他父亲一起去酒吧,誉汉的爸爸就自已去了, 过了几个小时听到他父亲开门的声音并且带着一个女孩回来,他听见父亲和那个 女孩在说话之后便听见了一阵笑声,然后就听见他父亲的拉炼的声音并且开始低 沈的呻吟,誉汉决定要起床看看,他走到门边,他看见他爸爸站在前门附近,裤 子在脚边,臂部的毛也露了出来,他的臂部前后不断地冲刺,誉汉看到这个女的 正在为他父亲口交,老二马上勃起" 用力的吸我的龟头,对,这是这样" 誉汉父 亲呻吟的说着 .这个女孩便更用力的吸允着誉汉父亲的阳具,这时誉汉下体的阳 具也涨的比平常还要大,誉汉开始自慰并且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间,他爸 爸把这个女孩抱在怀里,这时誉汉看到了他父亲的睪丸,他父亲转过身来,誉汉 马上躲到门后,过了一会,他听见了呻吟、吼叫和他父亲房间里有节奏地的撞击 声,誉汉抽动的越来越快,听见了他爸爸大声的
 
  " 哦……" 誉汉和他父亲同时射了,誉汉射到了门上、地上,他靠在门上开 始享受他手上的精液,这时他听见了他父亲的房间门开了,他把那个女孩送出去 了,便回到了自已的房间,誉汉马一跳回自已的房间,过了没多久誉汉便睡着了。 
  隔天,誉汉的父亲心情很好,也整天都穿着短裤,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对誉汉 来说,简直就是太棒了,到了周末,他等他父亲跟一个女孩办完事之后,誉汉早 就已经勃起很久了,他听见浴室另外一边的门打开了,而他这边门的开了,他把 被子拉到腹部,他的心快跳出来了
 
  " 这是给你的,小家伙" 然后便把保险套丢到誉汉身上保险套掉到誉汉的胸 部上并且溅起了一、两滴精液,这是誉汉的父亲的笑了笑便关上了门,在套子里 的精液流了出来,从誉汉的胸部滑到了他早已勃起的阳具,誉汉掀开了被子,握 住了自已的老二便开始尽情的自慰,他很快就射了,射出来的精液还超过了他的 头,他把他身上父亲的精液和自已的混在了一起,又开始品尝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隔天,被轻轻的摇醒,他醒来之后,看到他父亲站在他的床边只围了一条浴 巾,他捡起了他昨晚放下的保险套,便走出房间,并且说了一句" 洗个澡" ,誉 汉照做了,当他穿好衣服走进厨房时,他很惊讶昨晚被带回来的女人,就坐在餐 桌旁。
 
  " 我儿子,誉汉""誉汉这是玛莉,我的会计师" 父亲介绍我们认识" 早安"
 这是誉汉唯一能说的。
 
  他看了看他父亲,他今天穿的比较正式一点,而这一天大多数都是在看电视 和看书中渡过,有一段时间誉汉去了健身房,那天晚上誉汉他父亲和玛莉坐在沙 发上聊天过了一会便开始亲嘴,誉汉决定早点上床睡觉。
 
              父亲的保险套三
 
  大约到了午夜,誉汉听到了按摩浴缸的声音和冲水的声音,誉汉决定下床看 看,此时父亲面对着誉汉的房间而玛莉则是面向着誉汉的父亲,父亲对着誉汉笑 了笑,而这种笑是只有誉汉才懂的背后的意思,父亲开始亲吻玛莉,誉汉站在暗 处不断地注视着父亲,而誉汉心里也知道父亲知道他在看,父亲把玛莉抱起来放 在浴缸的边上
 
  「誉汉怎么办?」玛莉压低声音问着「他睡了!」父亲回答着,虽然他已经 看到了誉汉 .他们又开始亲吻着,而此时誉汉正被眼前这一幕深深吸引住,他看 着父亲把玛莉的比基尼胸罩脱下,开始吸允她的奶头,之后便向下把玛莉身上的 最后一件内裤脱下,把头深入玛莉的私处不断的吸允玛莉的爱液开始享受的呻吟, 玛莉也开始轻声的呻吟,玛莉把手放在父亲的脸上,让父亲站起来,这时誉汉的 投注在父亲身上的视线却被玛莉的身体挡住了,誉汉只看见她把父亲的泳裤拉了 下来,接着父亲就脱下了泳裤放在她身旁,而她又开始了那种愉悦的呻吟,这时 誉汉不用想也知道父亲正在把他的挺直的老二往玛莉的嘴里抽送,接着誉汉看着 父亲不断的前后冲刺玛莉的私处,玛莉把头向后仰享受着誉汉父亲的肉棒,但是, 誉汉觉得父亲似乎一直故意不让他看到自已的肉棒。
 
  父亲让玛莉很享受,他们大概干了一段时间,誉汉看到玛莉站起身对父亲说 了些话,父亲也有所响应,谈完了之后,就把刚才脱下的泳衣穿回身上,誉汉看 着父亲把泳裤撑的紧紧的,却依然猜不出父亲的老二到底有多大,当他们经过誉 汉的房间时,誉汉向后躲了些,然后就听到父亲把门关上,接下来就是呻吟、喘 息和撞击声,直到父亲像熊般的射精时的呻吟。
 
  当誉汉听父亲那边的浴室门开的声音时,就跑回到床上把被子拉到脸附近, 然后就听到自已房间的浴室门开了,看到父亲穿着浴袍走进来「儿子,想要吗?」 誉汉只是转也不转的看着父亲,眉毛动了动,誉汉点头同时也希望爸爸不会气得 把他杀了,誉汉看着父亲把手伸进浴袍,把保险套从肉棒拉了出来,但是誉汉始 终没有看到他一直想看的肉棒,誉汉看着装满了父亲精液的保险套,父亲坐在誉 汉的床边,而誉汉把被子拉的更紧,父亲用力把被子拉开到只剩下誉汉的下体被 盖住,此时父亲手放在誉汉的小腹上,另一手则是把保险套里的精液倒在自已孩 子的胸口上,看着自已的精液在孩子身上滑动,而父亲手上沾到的精液则是擦在 誉汉的下巴上,此时,誉汉的心快跳了出来,而下体也是从未有的兴奋,而父亲 却站起身,头也不回快速的回到浴室里,誉汉开到门关了之后就把被子拉到一边, 看着自已的阳具和自已心跳一样的悸动着,誉汉开始自慰,没套弄两下就因为刚 才的兴奋射了出来,射的到处都是,腹部、胸部和脸上都是,誉汉用手把自已的 精液和父亲精液混在一起全部都吃进了嘴里,再次的尝到了父亲和自已的精液。 
  隔天早上,誉汉的父亲从誉汉房间的浴室门伸出了头「儿子,起床了,我们 要有工作要做,冲个澡,不想让客人看到你全身腥味在店里走来走去」
 
  誉汉张开眼看了看父亲,就拉开被子走进了浴室,而另外一边到父亲的门则 是和平常一样的关着,誉汉上了厕所,刚冲完水准备转身就听到父亲那边的门开 了,父亲什么都没穿只围了一条浴巾在腰上,他才刚醒来还没来的及反应看到父 亲穿这样,父亲就走进了冲洗室,开始洗澡,之后换誉汉洗的时候,父亲在浴室 翻来翻去一直到誉汉洗好,而看到父亲只围了一条浴巾的样子,站在冲洗室的誉 汉必须不让父亲看到自已半勃起的样子,但是父亲一定会看到,因为放浴巾的架 子就在父亲旁边,誉汉只好等到父亲开了门准备回房间才敢开冲洗室的门,伸手 去拿浴巾,这时才发现已经没有浴巾了。
 
                 「
 
  哦对了,你用我的好了」父亲转过上身,把腰上的浴巾拉了下来,但是头却 是在看别的地方,始终都没有让誉汉看到自已的老二,誉汉只看到父亲毛毛的臀 部,但是,就在父亲开门走进房间不到半秒的时间,彼确定自已看到了父亲的老 二,誉汉的老二马上挺的直直的,现在叫誉汉不去想自已父亲的裸体已经是不可 能了,誉汉快速的回到自已的房间,以免自已的硬挺的老二被父亲看到。「儿子, 快点!」父亲在他房间大叫誉汉随便找到一件四角裤就套上,然后穿上衬衫和牛 仔裤,而接下来的一整天,誉汉发现自已一直在想前一晚的事情和父亲穿浴袍走 进自已房间的那一幕,而牛仔裤却让苦了誉汉,誉汉的老二挺了一整天,也一直 没有办法专心。
 
  [ 对了,儿子今晚玛莉大约九点会来,但是因为她丈夫的关系所以她很快就 会走」父亲在午餐的时候对誉汉说着。「所以,今晚我希望你能找些别的事做做, 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或许,你可以去练练身体,然后上床睡觉去」最后一句则充 满了父亲命令式的口气,而两眼向下看着誉汉的私处,那种眼神就足以让誉汉再 次的勃起,誉汉则是向前靠试着躲开父亲的眼神,而父亲只是笑了笑就站起身把 餐具拿去回收,就回去工作了,而这半天誉汉则是一直在做白日梦,大多的时间 下体也一直硬着。
 
              父亲的保险套四
 
  「要不要,再来一点啤酒」父亲用一种低沈且性感的声音问誉汉誉汉的父亲 起身走进厨房,誉汉的眼睛则是被父亲的臀部吸引着,誉汉必须压着自已的老二 才不会被在厨房的父亲看到自已的糗态,也希望借着压老二的疼痛来帮自已消火, 誉汉的父亲走回来的时候带着二罐啤酒,并且递了一罐给誉汉,就在誉汉的面前 喝完一整罐的啤酒,而下体正对着誉汉的嘴,誉汉必须控制自已不去把嘴前的这 一大根肉棒放进嘴里吸允。
 
  「已经八点半了,差不多可以进房间了,她快来了」誉汉向上看着向下注视 他的父亲誉汉点点头就起身,但是誉汉的父亲并没有移动,所以誉汉差点又摔回 沙发上,但是誉汉的父亲抱住他的腰,拉近自已,誉汉可以感觉到父亲的下体正 紧紧贴在誉汉硬挺的阳具,誉汉好像回到小时候被父亲抱在怀里的感觉,然后, 父亲放开了誉汉让他去训练房健身,誉汉先回自已的房间换上健身服准备去健身 誉汉做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听到门铃响了,誉汉稍微等了等,他听见父亲对玛莉 说他们应去房间,接着就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健身完誉汉就去冲澡了,健身让誉 汉的老二软了下来,但是开始冲澡之后又听到了父亲干玛莉的声音,于是誉汉又 得硬着老二冲澡,洗完擦干之后,誉汉什么也没穿就上床了,把被子拉到了胸口, 没多久就听见父亲射精的吼叫,过了一会,父亲就带玛莉到门口,玛莉就走了。 
  誉汉另一扇和客厅相接的房门是开的,誉汉看见父亲穿着浴袍走进了自已的 房间「还想要吗?」这次誉汉只点了点头,看到了父亲伸手进去把保险套抽了出 来,誉汉看到了充满父亲精液的保险套,父亲又坐在誉汉的身旁,把手放在被子 上,这次誉汉并没有拉紧被子,所以马上就被拉到腹的地方,父亲把保险套的精 液全部倒在誉汉的胸口上,倒完最后一滴的时候把套子放在誉汉老二的旁边,然 后开始把在誉汉胸口上的精液抹开,父亲的精液和父亲用手把它抹在身上的感觉 让誉汉开始有一种乱伦的想法,父亲精液的气味让誉汉更加兴奋,突然间,父亲 把被子拉开誉汉的挺直的肉棒就赤裸裸挺在父亲眼前,父亲和誉汉都向下看,然 后父亲就拿起保险套,套在誉汉的肉棒上。
 
  誉汉轻轻的呻吟一声,父亲握住了誉汉的老二,誉汉用一种充满渴望的眼神 看着父亲,接着誉汉看见父亲用一只手伸进的浴袍握住了自已的老二,看到了父 亲的手动了动然后抽出来,有一些精液在父亲的手指上,父亲慢慢的将手指伸向 誉汉的脸,同时另一手开始慢慢帮誉汉自慰,然后越来越快,当另一手的手指碰 到了誉汉的嘴时,誉汉张开了嘴,让父亲把手指滑进自已的嘴,嘴里父亲精液的 味道和父亲用手帮自已自慰的快感,让誉汉很快达到了高潮,再次充满了父亲几 分钟前才装满的保险套,誉汉射了之后,父亲把保险套抽起来并且把誉汉的精液 倒在誉汉的腹部上,誉汉觉得自已好像在天堂,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兴奋过,誉汉 感觉到父亲正在把他最后几滴精液挤出来,并且把它放在誉汉的嘴里,让誉汉然 后就起身离开,只剩誉汉一个人在房里。
 
  「我已经告诉玛莉我们会休假三天,除非有问题要不然她不会打电话给我们, 晚安,儿子」誉汉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想了,然后就一觉睡到天亮「起床了, 儿子,难道你想睡一天吗?」父亲一边拉窗帘时一边说着阳光照射在誉汉的身上, 誉汉感到很温暖「儿子,你最好去洗个澡」父亲把手放在誉汉胸口上时说着「嗯 ~ 」誉汉伸懒腰的时候回答着「睡的好吗?」父亲问,誉汉点点头,誉汉感觉到 父亲的手正向下朝他的老二摸去「你最好快洗个澡,免得这" 根" 东西弄得到处 是腥味」父亲握着誉汉的老二说着父亲站起身并且把誉汉拉起床,拍拍誉汉的屁 股赶他进浴室,誉汉冲了个澡只穿上了四角裤就走进厨房了,父亲正在做早餐也 只穿了四角裤,誉汉看着父亲做好早餐然后坐下「所以,你是同性恋啰?」父亲 坐下时问誉汉誉汉差点被问的心脏病发「我想大概是吧」这是誉汉唯一能说的并 且希望不会毁了目前的一切父亲只是笑了笑,而整个早餐都是在谈论誉汉的感觉 和恐惧,他甚至告诉了父亲是第一个这样对他做昨晚那些事的人,誉汉的父亲对 这番话感到很震惊,但却笑着说对于自已是第一个感到很棒,也提到这样其实比 较安全,虽然誉汉还在经历这个阶段,誉汉的父亲开始问有关于保险套和昨天晚 上的事,誉汉告诉父亲昨晚是他从没想到过的,而且他从来就没有这么兴奋过, 父亲笑了笑,因为誉汉的父亲害怕昨晚自已的所做所为太超过了誉汉和父亲一整 个早上都在谈论这个话题,而这期间誉汉都没有勃起。
 
  下午的时候,父亲说是时候收拾一下房子了,而且晚餐会叫外卖。就在打扫 的时候,誉汉不时偷看父亲的阳具静静的在四角裤里休息,誉汉和父亲打算的差 不多的时,PIZZA就到了,又从冰箱拿了六罐啤酒,誉汉和父亲坐下开始看 电视和享用晚餐,有的时候父亲会去上厕所,但不会关门,誉汉都会从后面看父 亲上厕所的样子,而这个举动也会让自已的老二硬起来,当父亲上完厕所回来坐 下的时候,誉汉发现父亲四角裤上的开口没有扣起来,父亲开了一罐啤酒向后靠 着,而这时誉汉可以从开口的地方看到父亲老二的根部,和睪丸和一些体毛围绕 着老二的根部誉汉那十六公分的老二明显的轮廓已经在四角裤上显现出来了,誉 汉父亲转头看到「儿子,把你的四角裤脱了给我看看」父亲用一种命令的口气说 誉汉把四角裤脱了之后那十六公分的老二就直直的贴着小腹「进房间,躺下」父 亲说誉汉回到自已的房间,父亲一会也进了誉汉的房间并且丢了一个的东西的誉 汉,誉汉捡起来看到了一个眼罩父亲走近誉汉站在誉汉的上面,父亲打开了四角 裤的开口,露出更多的老二「把它载上,儿子」誉汉看了看眼罩就把它套在头上, 蒙住了自已的眼睛,过了一会,誉汉的嗅觉和听觉变的更敏锐,誉汉感到父亲正 在把他推到床边,抚摸着自已的脸,然后自已的手被父亲引导至父亲的身体,触 摸着父亲多毛的胸部的和腹部,然后把父亲的四角裤脱掉,父亲把誉汉的其中一 手拉到肉棒的根部让誉汉抚摸着父亲的根部和阴毛,誉汉感觉到父亲粗粗的阴毛, 这种感觉也让誉汉更兴奋了些,接着,誉汉的手被父亲拉到睪丸附近不断的抚摸 着父亲精液的来源,这时誉汉的肉棒随着心跳不断的悸动着,他感觉到父亲正在 自慰,而父亲肉棒的味道引起了誉汉所有的注意力。
 
  「儿子,你想要爸爸的精液是不是?」父亲用低沈性感的声音问着「是的, 爸爸」誉汉快叫了出来,不断地抚摸着父亲的睪丸誉汉的父亲抽动的越来越快, 突然之间,誉汉头被父亲向后拉,誉汉因为痛而张开了嘴,他听到了父亲的呻吟 和喘息,父亲的味道在围绕着誉汉,父亲的呻吟和喘息越来越大声,誉汉可得感 觉到父亲已经快射了,就在那一秒,誉汉的父亲射了,父亲的龟头碰到了的誉汉 的嘴唇,父亲把所有的精液的射进了誉汉的嘴里父亲射了两次就在誉汉还来不及 吞的时候多余的精液从誉汉的嘴角流了下来,而这样的快感让誉汉没有自慰也达 到了高潮,精液从马眼顺着肉棒流了下来,滴到了地上,而这时只有嘴唇碰到父 亲的龟头的誉汉被父亲向前推,便把整个龟头给吸了进去,父亲让誉汉吸允他的 龟头一会直到自已的肉棒软了些,就从誉汉的嘴里抽了出来,并且穿上了四角裤, 父亲把誉汉推倒在床上把眼罩拿开,誉汉笑着看着父亲,嘴里仍在品尝着父亲的 精液父亲则是爱抚着誉汉的胸部,过了一会,誉汉睡着了。
 
  隔天早上誉汉醒来,满嘴都是精液的腥味,他走向浴室想喝点东西,也顺便 洗了个澡,誉汉把身上擦干之后,围了浴巾在腰上,便走进父亲的房间看看父亲 醒来了没,走进房间看到了父亲像只熊躺在床上,被子只盖到腰,誉汉走近父亲, 父亲醒来看着誉汉轻轻着床边,誉汉坐在父亲旁边,父亲伸手把誉汉拉在身旁, 父亲把誉汉的头靠在自已的胸膛,誉汉感受到父亲的手和胸膛很温暖,父亲转过 身来让誉汉躺在床上,然后开始爱抚誉汉的胸部、腹部,然后把浴巾拉掉,露出 了誉汉正在涨大的老二,然后开始帮誉汉自慰,并且开始吸允誉汉的奶头,这两 种快感让誉汉很快射了,射到了自已的胸口和父亲的下巴,然后父亲就起床在誉 汉还来不及看到的时候穿上短裤,誉汉和父亲就一起走进厨房吃早餐。而这一天 大多都是花在看电视和小说上面,誉汉一直没有穿衣服而父亲也只有穿短裤,有 的时候誉汉在看到父亲的时候会勃起,而晚餐之后,父亲调了一些鸡尾酒,很快 地,誉汉和父亲都有点醉意了。
 
  早上,誉汉比父亲早醒过来,醒来之后就去上厕所,等他上完回来父亲已经 醒了而且正在下床也准备去上厕所,但是,老二则是在两腿之间晃来晃去,誉汉 躺回床上老二也涨了起来,他听见父亲上厕所的声音,接着就看见父亲走回来时, 包皮还包着龟头,父亲才刚到床边,誉汉就向前靠去把父亲的肉棒吸进嘴里,一 直吸到了根部再全部吐出来,这个的动作马上就让父亲的老二再次挺直,誉汉看 见父亲的包皮因为勃起而向后缩退露出了龟头,便再次靠向前用舌头玩弄父亲的 龟头不时在马眼上下滑动着,而父亲也开始前后的动作享受儿子这份早上的礼物, 誉汉转身躺在床边正上方便是父亲湿亮的肉棒,而父亲则是开始上下的干誉汉的 嘴,而睪丸则是不停着拍打誉汉的脸,让誉汉好好享用父亲的肉棒和味道,誉汉 开始越呻吟越大声,也更用力的吸吮着父亲的肉棒,父亲则是因为在干自已儿子 的嘴而不断地的喘息着,开始越来越用力的干誉汉就像他插女人一样的用力,誉 汉因为父亲用力的抽送肉棒在自已的嘴里而不断的呻吟和扭动,父亲不时会停下 将肉棒而更下的插入誉汉的嘴里,誉汉的手开始不断的套弄自已的老二,父亲抬 头看到的时候说「给爸爸你的精液,宝贝儿子」「嗯~~~~~ 嗯~~~~」是誉汉在父
 亲的肉棒不断抽送下唯一说出的字「想让爸爸射?」父亲喘息的说「再多吃一点 下去吧」父亲停了下来将肉棒往誉汉的嘴里插深了些「哦~~~ 就是这样`~~~~ 哦
 ~~~ 把它吞下去~~~~哦」父亲不断的说着「我快射了,宝贝」父亲说完便把誉汉
 的老二一次吸进嘴里一直到了根部誉汉的父亲把肉棒抽了出来,然后就射出四、 五道精液,就在父亲射的同时誉汉也射出了自已种子在父亲的嘴里,誉汉的嘴里 都是父亲的精液,而脸上、下巴也都有父亲精液,父亲再次把龟头插进誉汉的嘴 里,让誉汉舔完留龟头上的精液,父亲把誉汉射出的精液那些留到睪丸上和老二 上全部舔进了嘴。「宝贝,从来就没有一个女人像你这么爱吸我的肉棒」誉汉向 上看着脸上充满满足的父亲说着「那是因为他们不像我那么爱你和你的肉棒」 
  「爸爸,我可以我看你的老二吗?」誉汉抚摸了父亲一会之后问「为什么你 会想看我的老二?」父亲转过身对誉汉说「因为,我从来没看过啊,我只有看过 安德的老二而已」「你有亲过别的男人吗?」父亲问,誉汉摇摇头「如果你跟我 亲嘴,或许我会让你看我的老二」父亲接着说誉汉迟拟了一下,直到父亲靠过来 把誉汉推倒在沙发上,父亲爬到誉汉的身上,然后就把双唇贴在誉汉的嘴上誉汉 这时候的感觉很不同,和亲女孩子不一样,但是,誉汉的老二却硬了起来,誉汉 和父亲亲了很久,而且下体也不断地一直磨擦,然后誉汉感觉到父亲的短裤的正 在往下滑,这是第一次,誉汉感觉到一个真正的男人的老二压在他身上,他感到 父亲的老二很大,大概有十八、九公分。父亲的老二被包皮包着,而且龟头真的 很吸引人,就像一颗香菇,不是很圆但很像箭的头,誉汉把包皮拉到后面看到了 这根粗大的肉棒,誉汉看了看的父亲,父亲点点头,誉汉便张开嘴让这根肉棒滑 进嘴里,誉汉开始了第二次吸吮父亲的肉棒,父亲开始呻吟,誉汉开始加快的吞 吐父亲的老二,没多久就誉汉就找到吞吐父亲肉棒的节奏,而誉汉的手也开始玩 弄父亲的睪丸,父亲开始流爱液,却让誉汉更想更用力的吸吮父亲的肉棒,吸了 一会父亲说「我们到房里做」誉汉和父亲走进他父亲的房间,父亲让誉汉躺下再 次的亲吻他,开始身体的磨擦「男人尝起怎么样?」父亲问着「爸爸,我不知道, 你是我第一次,但是,你的精液是我的最爱」誉汉回答,又开始亲着父亲父亲起 身和誉汉转成69的姿势,父亲的肉棒向下垂着,龟头和誉汉的嘴唇不时的磨擦 着,这个时候父亲的臀部开始前后的抽动而誉汉也张开了嘴,父亲开始用力的干 誉汉的嘴,父亲的睪丸也在誉汉的眼前不断的撞击,誉汉的眼睛也不安份的看着 父亲毛毛的臀部,父亲的胸口和誉汉的腹部不断的厮磨着,父亲不断的喘息誉汉 也尝着父亲流出的爱液,让誉汉更用力的吸吮着父亲的肉棒,同时的感到下体传 来父亲双唇在自已老二不断的吞吐,誉汉试着将父亲的肉棒全数吞入,但是却只 能吸入大约一半的长度,这时整个房间沵漫着男人味和吸吮肉棒所发出的声音。 誉汉感到口中的肉棒和自已在父亲中肉棒都快达到了高潮,而父亲在被誉汉用力 的吸吮一段时间射出了一道浓郁温热的精液在儿子誉汉的口中,没过几秒誉汉也 忍受不住而将种子全数射入的父亲的嘴中,父亲的= 呻吟更大声了些,誉汉发现 父亲连一滴都没有放过,不断的舔挤自已的马眼把精液全部吞下,誉汉和父亲两 个人靠在彼此的身上喘息着,而期间誉汉不时吸吮父亲的龟头「把它吃进去,儿 子」父亲性感的说着然后誉汉便张开嘴让父亲快速涨大的肉棒再次滑入自已的嘴, 而现在誉汉可以轻易吸入父亲一半的老二,而父亲则是开始那种享受被吸吮的呻 吟,而此时誉汉鼻中闻到了父亲的男人味,让他开始不停的吸吮父亲的老二,誉 汉和父亲交换了体位,现在是誉汉在上父亲在下,欣赏着自已的口水顺着父亲的 肉棒滑到的睪丸再滴到床上,誉汉顺势滑了下去便把父亲的肉棒全部吸入嘴里, 而每次誉汉的鼻子碰到的父亲的睪丸,父亲都会发出很享受的呻吟「我快射了, 儿子」父亲叫了出来,而誉汉开始自慰并试在边吸父亲的老二边说着「爸爸,张 开你的嘴」「这就对了,为爸爸射精吧」父亲兴奋着说「顺便,再把爸爸的精液 吃下去」誉汉被父亲的性感的声音和父亲所说的话挑逗的更加兴奋「哦~~~~爸爸」
 誉汉试着不让自已射出来的说着「把爸爸的精液全部吞下去,儿子」父亲叫着说, 手则是压着誉汉的头向自已的根部推进誉汉为了想好好回尝父亲的精液,稍微把 头抬了起来只留父亲的龟头在嘴里,誉汉这时就射进了父亲张开的嘴,誉汉和父 亲都吞下了彼此的的精液,誉汉开始套弄着父亲肉棒试着想多挤出一点精液,然 后再一次把眼前的肉棒全部吞进嘴里,过了一会,誉汉和父亲的老二都垂软了下 来,誉汉转过身开始亲吻父亲,他们亲了一会便沉沉睡去。隔天早上,誉汉比父 亲早醒过来,醒来之后就去上厕所,等他上完回来父亲已经醒了而且正在下床也 准备去上厕所,但是,老二则是在两腿之间晃来晃去,誉汉躺回床上老二也涨了 起来,他听见父亲上厕所的声音,接着就看见父亲走回来时,包皮还包着龟头, 父亲才刚到床边,誉汉就向前靠去把父亲的肉棒吸进嘴里,一直吸到了根部再全 部吐出来,这个的动作马上就让父亲的老二再次挺直,誉汉看见父亲的包皮因为 勃起而向后缩退露出了龟头,便再次靠向前用舌头玩弄父亲的龟头不时在马眼上 下滑动着,而父亲也开始前后的动作享受儿子这份早上的礼物,誉汉转身躺在床 边正上方便是父亲湿亮的肉棒,而父亲则是开始上下的干誉汉的嘴,而睪丸则是 不停着拍打誉汉的脸,让誉汉好好享用父亲的肉棒和味道,誉汉开始越呻吟越大 声,也更用力的吸吮着父亲的肉棒,父亲则是因为在干自已儿子的嘴而不断地的 喘息着,开始越来越用力的干誉汉就像他插女人一样的用力,誉汉因为父亲用力 的抽送肉棒在自已的嘴里而不断的呻吟和扭动,父亲不时会停下将肉棒而更下的 插入誉汉的嘴里,誉汉的手开始不断的套弄自已的老二,父亲抬头看到的时候说 「给爸爸你的精液,宝贝儿子」「嗯~~~~~ 嗯~~~~」是誉汉在父亲的肉棒不断抽
 送下唯一说出的字「想让爸爸射?」父亲喘息的说「再多吃一点下去吧」父亲停 了下来将肉棒往誉汉的嘴里插深了些「哦~~~ 就是这样`~~~~ 哦~~~ 把它吞下去
 ~~~~哦」父亲不断的说着「我快射了,宝贝」父亲说完便把誉汉的老二一次吸进 嘴里一直到了根部誉汉的父亲把肉棒抽了出来,然后就射出四、五道精液,就在 父亲射的同时誉汉也射出了自已种子在父亲的嘴里,誉汉的嘴里都是父亲的精液, 而脸上、下巴也都有父亲精液,父亲再次把龟头插进誉汉的嘴里,让誉汉舔完留 龟头上的精液,父亲把誉汉射出的精液那些留到睪丸上和老二上全部舔进了嘴。 「宝贝,从来就没有一个女人像你这么爱吸我的肉棒」誉汉向上看着脸上充满满 足的父亲说着「那是因为他们不像我那么爱你和你的肉棒」
 
                [结束]
 
[ 本帖最后由 碧血丹青 于  编辑 ]